欢迎访问深圳市勘察设计行业协会官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中国建筑她时代 女设计师的优势与困惑

  着名作家冰心老人曾经说过:“世界上若没有女人,至少要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由此可见,女性即是“真、善、美”的化身和代名词。

  将“真、善、美”完美地统一于建筑之中,女性设计师具有的优势不在于理性,而在于一种灵性与情怀。因其灵敏,故对建筑所承载的形上之思体悟更深;因其情怀,故对建筑之美更加执着。在古朴的村落,在高楼林立的城市,在梵音袅袅的寺庙,在庄严肃穆的教堂,女性设计师以其感性与理性的双重特质注释着建筑行上之美,亦演绎着自身之美。

  在困惑中寻求平衡——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女教授尹思谨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女教授尹思谨

  尹思谨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一位女教授,多年来从事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的教学、科研和实践。作为一名大学老师,她对教学有过困惑吗?作为一个设计师,她对建筑设计有过困惑吗?作为一名杰出的女性,她对事业和家庭有过困惑吗?

  “人要做自己擅长和喜欢的”

  1991年清华大学本科毕业的尹思谨面对着几种选择:出国、工作、读研。那时候,出国需要一定背景和雄厚的经济实力。在建筑业崭露头角的时候,去深圳工作意味着各种机遇和挑战。在这个复杂的关口,尹思谨获得了保研名额,这使选择变得明朗。不可否认的是,女性的性别身份使她趋于安稳的选择。于是,她继续走着一直热爱的建筑设计和研究的道路。

  “人要做自己擅长和喜欢的,这是幸福感的前提。”她说,室内设计是复杂的工作,工作繁杂、细致、面面俱到。但是,当作品完成后,就像自己培养的孩子一样,给人巨大的成就感。

  她认为选择专业要认清自己擅长的方向。她的学生很多数理化成绩非常优秀,但不一定都具备建筑设计专业所需要的思维模式,在专业学习和今后的职业生涯容易步入迷茫。所以,对自己清醒和准确的认识很重要。

  “设计需要把行政指令转化成专业表达”

  尹思谨参与设计的北京人民大会堂的项目有十几个。最开始做的是澳门厅和香港厅的室内设计,经过数次的讨论和汇报,基本保留了设计团队的最初想法。后来做的金色大厅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议厅都开了几十次讨论会,在各处细节修改上累计形成上百个文件方案。尹思谨说,最大的磨炼是如何把行政思想转化成专业表达。作为设计师她会从学术和专业角度来设计方案,但是成功的关键在于把行政指令内化成专业表达。

  谈到刚刚结束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议厅,尹思谨深有感触。人大常委会议厅是圆形结构,体现出凝聚的效果。设计过程中,领导注入了更多的思想寓意,设计团队随着领导发展变化的思想不断进行改进,完善落实各种细节,最终营造出满足设计要求和符合视觉审美的效果。

  尹思谨说:“中央金色大厅展现了中国的东西”。她说,北京人民大会堂里比较多的是西方古典风格。在设计金色大厅时,融入了很多中国传统建筑的风格。

  “在多重角色中寻找平衡”

  作为一名大学老师要兼顾教学、建筑项目和科研,尹思谨认为,这其中有好的方面,比如在进行建筑项目时会促进对理论的探索和研究,从而有助于科研。同时她坦言,项目和科研分散了很大一部分教学的精力,如何平衡好三者的关系是许多高校老师需要面对的问题。

  另外,女性身份意味着承担更多照顾家庭的责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女性仍应保有对事业的追求,才能眼界高远。

  建筑语言、光环境与室内设计

  谈到关于建筑和室内的关系,她认为,室内设计是建筑设计的一部分,是建筑设计的延续、细化和升华。因此,室内设计要和建筑设计密切配合,如果室内设计能够在建筑设计方案成型前尽早介入,从室内设计的层面给建筑设计提出优化建议,将会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日后可能产生的材料、人力和时间的浪费。

  尹思谨认为光环境在室内设计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在没有自然光时,人工光对于认知空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是室内设计中非常重要的环节。照明领域看似是电器的领域,计算照度、布置电路等,其实光环境的塑造和室内设计的效果息息相关。很多室内设计师只专注于灯饰的外形结构,而忽略了更本质的东西,比如灯光的色彩、光线的角度等等。她用“必须了解”来说明光对室内设计的重要性。

  中国元素的创造性再利用——访热爱中国文化的比利时女设计师翠翠

比利时女设计师翠翠

  随着社会的发展,在设计师队伍中,女设计师已经真正意义上撑起了半边天。当然,女设计师要想从众多男设计师的手中夺得“生意”,就必须发挥自己的女性优势。那么,活跃在设计领域中的女设计师,其对生活和文化是不是该有另一种理解?

  一直生活在中国,并且深深热爱着中国文化的比利时女设计师翠翠便有着自己的看法。“中国是一个有着丰富文化内涵的国度,旁观者清,能够对中国元素进行创造再利用,也是我在中国做设计的独到之处。”翠翠这样认为。

  灵活地运用色彩是女性的优势

  如何运用颜色是翠翠十分拿手的事儿,从比利时毕业后,翠翠跟随有名的颜色大师进行学习,那时她逐渐了解了颜色的变化多端,从黑到白,可以有那么多的万千变化。正如她的名字翠翠一样,对颜色的热爱与中国元素相搭配,更是她一直热衷的事情,“就像画油画必须自己调配颜色,并配以自己喜欢的元素才最恰当。”翠翠坦言。

  同时,翠翠也这样认为,“女设计师在某些方面天生就比男性要敏感,比如对于颜色的运用。女性对于色彩的认知很细化,单单一个白色也会分出乳白色、米白色、纯白色等等,而男性可能更善于强烈的颜色对比。但是现在城市生活压力本来就很大,强烈的颜色对比难以让人放松,享受舒适生活,因而女设计师能够在同一色系中分出深浅不同的颜色,对于漂亮又舒适的家居设计更有优势,所以女性设计者在家居设计方面更胜一筹”。

  “女设计师是最好的”

  作为女性设计师,“我觉得女性设计师是最好的,”翠翠自信而开朗地笑言。女性的魅力与生俱来,体现在设计里,“可以走一些软一点的风格,”设计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舒服、漂亮、放松,城市的压力,让人们更加需要这种美丽,女性设计师的魅力在于在最后一分钟和第一分钟都会细心考虑,怎样在生活中融入这些美丽。

  有这样一个四合院式的酒店设计,翠翠非常满意,可以说是,既满足了美的需求,也充分融合中国元素,并有了创造再利用的机会。一共10个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是翠翠由不同的灵感设计出来的,所有的家具都是专门根据房间的不同风格而设计的。在这里每一个房间都是别具特色独一无二的。有一个小厅,可以作为一个小酒吧来用,夏天的晚上把桌子挪到外面去,会很休闲。有一个房间,灵感源自水稻田、苗族的银饰、还有冰,冰也是水,所以从风格到概念,都有水的感觉,“我觉得回到设计的基础,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最好方法。”

  这个酒店因为很小,所以从里到外都必须很漂亮,这里有白色、米黄色、青绿色,屋子里面的砖本来是采用的米白色,后来因为装修公司的问题,翠翠只好回到最基础的地方,“原本这个设计的基础概念就是斑驳的,是竹子,最后,我就用了黑、白、绿这几种颜色”。另外还有一个纯白的房间,同时配以浅浅的灰,颜色很让人舒适,窗帘是浅浅的灰,家具是很亮的那种白色。卫生间是一个黑色的房间,用玻璃墙解决了卫生间光线不足的问题,使最麻烦的地方,变成了最有意思的地方。

  女设计师也有困惑

  翠翠曾在布鲁塞尔和伦敦学习欧洲历史,中国艺术和文化。她现在以北京为基地,创设了一种灵感和能量来自于她独有的东西方相遇理念的新设计语言,担任中国促进装饰设计工作的政府协会——ADCC的中国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多家家居品牌与国际时尚品牌的设计顾问、展览顾问,以及清华大学和ADCC关于设计和装饰的兼职讲师。

  然而,翠翠来中国之前,讲中文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她说:“我学过中国的历史文化,我觉得中国的文化那么有意思,我肯定会喜欢的”,所以她来到了中国,并留了下来,而且现在的她已经能说一口比较流利的中文了。

  翠翠在工作的过程中,经常也会遇到一些困惑,有些客户开始告诉翠翠,只要漂亮,不要考虑钱的问题,但是到了最后一分钟,却改变了主意,这让翠翠十分苦恼。如果是同装修公司合作,一个女人会更有难度,翠翠无奈地说:“因为装修公司会觉得,女人过分细致,有一点烦人。也有的装修公司不喜欢新的风格,或者是他们没有做过的东西,毕竟这样不容易操作。”所以跟装修公司的配合,就必须通过耐心地沟通,直到最后展现出作品的效果是非常重要的。

  用青春浇筑信念——巾帼建筑师的梦想与荣耀

  “别人在化妆,她们在画图;别人在做面膜,她们在做草模;别人在做发型,她们在作模型;别人在逛精品店,她们在逛五金店……”这便是女建筑师最真实的写照。在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就有这样的一些女设计师,她们只为当初的梦想,只为那一份肯定。

  建筑师林琳:一个梦想成就一片天空

建筑师林琳

  对于如何踏上建筑师这条路,林琳还记忆犹新,她的故事多了几份浪漫、多了几份唯美。梦想的开端是一首老歌和一幅画面。

  《太阳岛上》这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广为传唱的经典曲目,歌中描绘的哈尔滨的美丽画面令不少人神往,林琳便是其中之一。1983年,恰逢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到当地去招生,招生的宣传页上便是学生在太阳岛写生的画面和哈尔滨美丽的异国风情。在这一首歌、一张图的感染下,18岁的林琳虽对建筑学知之甚浅,但就像这首歌中唱的那样“带着美好的理想,我们来到了太阳岛上”。

  最初的选择也决定了之后的成就。怀揣一份梦想、一份热爱经过了4年的学习,1987年,她因成绩优秀被分到了现在的工作单位,开始了她的建筑师生涯。刚进单位需要选择建筑方向,“有更多的创造性”这是她选择公建的理由。

  对林琳而言,参与奥运“数字北京大厦”项目是一个突破。该项目内部空间和功能都极为复杂,在奥运期间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林琳作为项目设计总负责人率领整个设计团队结合工程特点全方位贯彻“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三大理念;采用了清水混凝土、低辐射Low-e玻璃幕墙、雨洪利用、大空间智能灭火系统等“四新”技术;特别是大面积使用FRP室内装饰系统,象征信息时代的几何型LED显示屏与玻璃幕墙有机结合的幕墙系统在建筑设计领域都是第一次尝试。该项目获国家级工程设计银奖和北京市优秀勘察设计科技创新奖等多项奖励。

  26年的工作,画过多少张设计图、做过多少个方案,林琳自己都记不清楚。她在技术上精益求精、科学严谨,负责和参加的工程以大型公共建筑为主,涉及各种完全不同的设计领域的工程约有几十项,主持设计的工程获得国家级、省部级众多奖项,现任标准院副总建筑师。一个个项目的落成、一项项荣誉的获得是对她付出的最好回报,也是对她坚守梦想的最好肯定。

  建筑师杜志杰:技术与管理并重

建筑师杜志杰

  时任杜志杰工作室主任的杜志杰工作了20个年头,她的故事并不像林琳那样充满着浪漫色彩,但却早就立下了坚定的立场——读高三的那一年她就定下了要学习建筑的目标,为此也曾对绘画进行了专门的培训,1989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天津大学。

  每一个建筑师都是从头做起的,都是从普通设计人,到工种负责人,再到设计主持人的。现在的杜志杰不仅仅是一个建筑师,她也是一个领导。在标准院,以人名命名的工作室共有8个,其中只有2个女性领导工作室,杜志杰便是其中之一。从专职建筑师到管理岗位,杜志杰不仅要考虑个人,更多的是如何带好团队。

  作为一个部门领导,之前3年工作室副主任经验的积累和沉淀已让她具备了一定的管理和协调能力,但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开始。“产值怎么完成?质量如何保证?工作室所有的项目都需要参与,每个项目付出的也就更多了,现在已没有精力作为设总挑起一个项目。”她这样讲到,从方案到施工图需要她面面俱到。

  杜志杰工作室的业务范围包括公建、住宅等,医院项目占比例较大,该工作室也是标准院唯一可以承担医疗项目的部门。

  作为领导,少不了的是果断的性格,但相比男性领导,杜志杰更加细腻,对员工的关心更多,整个团队的凝聚力更强。2012年,该工作室获得标准院优秀团队的称号。

  建筑师贺静:为建筑谱写旋律

建筑师贺静

  如果当初没有做建筑师,那贺静现在肯定是一位声乐家。

  自小热爱歌剧的贺静对音乐有着很深的情感,黑格尔曾说过“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她将对声乐的情感投入到建筑文化之中,创作了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甘肃省京剧院、北京宝泉钱币总部项目等佳作。

  贺静从本科到博士的课程是在天津大学完成的,2004年她进入清华大学建筑业专业博士后流动站工作,受导师的影响更多地关注城市设计、绿色规划等,比较偏重建筑文化方面的研究。

  回想这十几年建筑师的道路,贺静感慨很多。“这条路上诱惑太多,变数也太多。可能做几十个方案之后才会有一个变成真的,也经过几次动摇期。”“前辈说的非常有道理,建筑师的基本素养就是要坚持、坚持、再坚持。”她这样讲到。而使贺静坚定走下去的便是甘肃省京剧院项目。

  据贺静介绍,甘肃省京剧院重建的灵感来自中国古典戏楼,将剧场回归古典的想法得到了业主的认可,凭着一股热情,她很快就把图纸做了出来。当项目结构完成的时候,她站在戏台上,看见戏楼顶端一束光打在戏台上,那种空间感的实现,脑子里就一句话,“所有的困难与委屈都不算什么了……”现在的贺静回想起当初的画面仍难掩激动的心情,似乎只为了等待那一刻。

  “建筑师是一个需要沉淀的行业,一般在40岁之后才开始明确方向。”而对于贺静,她已慢慢给自己找准了定位,并开始潜心研究后石油时代大背景下绿色建筑的发展可能性,她尝试打破惯性思维,将生态与文化相结合,让建筑文化理性回归,刚刚设计出炉的北京九城电子商务产业聚集园区项目便是对此理念的印证。

来源: 中华建筑报

推荐图文

  • 河南“裤腰带”大门建成河南“裤腰带”大..
  • 中国公司助力肯尼亚建筑行业工业化/中国公司助力肯尼..
  • 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关于征求《广东省工程勘察设计大师认定办法(修订稿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广东省住房和城乡..
  • 国务院:“挂证”屡禁不止国务院:“挂证”..
  • 万达集团与新西兰区块链公司战略合作万达集团与新西兰..
  • 北京CBD核心区12地块放宽投标门槛/北京CBD核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