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市勘察设计行业协会官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

巍山古建筑风华“绝代”引来声声叹息

   市级文保单位理和堂如今已破败不堪,村民对此非常痛惜。

卢宅的牌坊、李宅的祠堂、巍山的厅堂,是谓东阳古建筑三大典型缩影。其中巍山的古建筑因数量众多、架构精美而美名远播。从明弘治年间建造的理和堂,到清康熙年间的九如堂,再到民国时期建成的鼎丰堂,巍山古建筑跨越五百余年,成了一道古建筑的“盛宴”。可惜如今,这一切正沦为资料上的记载,脑子里的记忆……

[现状]古建盛宴黯然散席

  规划拆迁,古建筑惨成废墟

  巍山古建筑多汇聚于庚楼街、十字街。不知道几百年前的庚楼街、十字街是怎样一幅繁华的景象,但24日记者行走其间,满眼都是断壁残垣,遍地瓦砾和残缺的支架,刺痛着每一个有古典情结的路人。

  走进八份头的一幢古建筑,空空落落的屋基上是大堆瓦砾,房子的构架已经难觅踪迹,高高矗立的石拱门是唯一的幸存者,不过它也可能难逃拆除的命运。不远处的四份头是同样的场景——不少横梁在白蚁的侵蚀下,轰然倒地;支撑房架的柱子已被蛀空,主人家只好用砖头支撑着;成片的木板墙由于腐烂,只能以砖头墙、水泥墙取而代之。

  更多叫不出名的老建筑也境况堪忧,有的已经整堵墙壁倾斜,随时可能倒塌。

  巍山社区巍四小区原党支部书记赵荧告诉记者,按照巍山社区三百田扩建中横街延伸规划,未来这里将修建广场、大楼,庚楼街和应宅街之间的整片老建筑都要被拆除,总共涉及500多户居民。从2008年开始,庚楼街、十字街、柴市街一带的古民居就陆续被拆,渐渐成为一片杂草丛生的废墟。

  缺乏管理,古建筑深陷困境

  在这片等待拆迁的区域内,有鼎丰堂、庚楼、理和堂、九如堂、赵松庭故居等多处文保单位、文保点。按照有关规定,文保单位和文保点不能随意拆迁,但这些老建筑还是难逃岁月的侵蚀。

  庚楼是这片区域的标志性建筑,1995年被列为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热心人士的倡议下,于1996年得到了整体修复。不过,大多数古建筑没能享受到这种幸运,由于缺乏管理,不少具有较高文物价值的古建筑都成了危房。

  记者在现场看到,市级文保单位、建于明弘治年间的理和堂围墙已坍塌,前后墙壁大面积倒塌,屋顶多处塌陷,门堂被开发成了菜地。赵荧说,十几年前村里对理和堂进行了维修,更换了部分瓦片、横梁,可没过几年就变成了这幅样子。同为市级文保单位、已有300多年历史的九如堂,大门已被砖头封死,透过缝隙可见部分屋顶已经坍塌,门堂的荒草齐人高。市级文物保护点、江南笛王赵松庭故居情况稍好,不过大门紧闭,平时无人问津,曾经有盗贼光顾此处。知情人说,再过几年,它也将面临着与理和堂同样的命运。

  偷盗成风,古建筑构件缺失

  伴随古建筑走向没落的,往往是木雕构件的“离散”之痛。做工精美的东阳木雕成就了东阳古建筑的繁华,却也因此引来了被盗的危机。

  建于民国初期的巍山鼎丰堂可说是东阳木雕的集大成者,整幢建筑的梁、栋、椽、柱、天花板都精雕细琢,涂朱绘漆,而且是由当时著名的木雕艺人杜云松、何其金雕刻而成。

  57岁的赵来阳从小就居住在鼎丰堂,他的儿子在巍山镇政府附近造了新房,但赵来阳坚持“驻守”老屋,以编篾席为生,“我要守着老房子,不守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偷东西。”

  说起鼎丰堂的辉煌历史,赵来阳显得很自豪,“平时到这里参观的人很多,七八年前,还有13位国家级专家专程来参观,看了后都竖起大拇指。”

  不过前年的一个晚上,鼎丰堂内做工最精美的两个牛腿不翼而飞,让赵来阳后悔不已。由于牛腿是支撑梁架的重要构件,为防止屋檐坍塌,住户们只好在原位置钉了两根树干作为支撑,看上去非常刺眼。这幢古建筑的两扇门也被偷走了。无奈之下,不少居民将自家的门窗拆下来,藏到家中,再钉上三合板,即使不把门窗拆下来,也钉上铁皮进行加固;牛腿则用三合板遮挡起来,再用水泥进行加固。

  市文物办副主任金锵告诉记者,围绕古建筑发生的偷盗风由来已久,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古建筑中很多精美的牛腿、门窗被偷。文物保护单位属三级文物,偷盗、销售构件已触犯有关法律,量刑也比一般的古建筑偷盗要重。

[成因]三大软肋掣肘古建保护

  巍山古建筑面临的危机,是我市古建筑整体命运的一个缩影。

记者从市房管局、市文物管理办公室了解到,我市现有祠堂、厅堂1000多处,建筑面积达30万平方米,其中有七八十处属于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点),这样的数量在全省居于前列。除了部分祠堂、厅堂属于公房,享有一定的保护权利之外,绝大部分民间古建筑产权分属其中的多家住户,一旦要维修,难免存在理念和技术上的分歧。市房管局副局长方能生坦言,古建筑保护面临的首要压力就是“新”“老”之间如何平衡,“然而很多村庄在规划时没有结合保护古建筑。”

  除了规划缺失使然,村民保护意识不强也困扰着古建筑的生存。2009年,巍山四村八份头的一幢古建筑被人整体收购,但收购商并未对古建筑进行整体修复,而是拆走牛腿等构件一走了之。

  在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论坛里,记者看到了“巍山赵氏”发的帖子,巍山古建筑的命运让他感到焦虑,他觉得,“最难的还是村民的观念问题,很多人没有保护意识,巴不得早点扒了老房子,可以盖新房”。记者了解到,根据现行农村宅基地审批手续,相关村民必须在拆除原有建筑后,才能丈量新的宅基地。于是,一幢古建筑往往被急需建新房的住户拆得七零八落。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古建筑中鲜见年轻人的身影,即使是住在这里的老人,也并非完全出于观念上的认可,多少有着现实的逼迫。65岁的赵慰忠住在庚楼街,“这里冬暖夏凉、阳光充足。”他家的老房子历经几次改造,充满了现代化建筑的元素,已难觅古色古香的旧貌。76岁的赵有祥住在八份头里,解放前他家的房子也进行了简单的维修,现在他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没心力重新造房子,加上老房子住习惯了,也不愿意搬迁。84岁高龄的赵克孝说,这些年,水渠流水不畅,每到夏天就会发出阵阵臭味,可他还是愿意住在这里。

  资金缺乏也是古建筑保护中的一个软肋。按照“谁使用谁负责”的原则,修缮古建筑时,市房管局、市文物办只能酌情给予5000元的资金补助,更多的只能提供一些技术上的帮助。而古建筑修复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政府无力补贴,村级财力不够,即使这些年,有关单位和各地群众积极采取措施,加强对古建筑的保护,但事实上,维修的速度根本赶不上破损的速度。

  [解决]选择性保护或成出路

  对古建筑进行全盘保留,无论从用地指标、修缮资金等各方面来看,都不现实。但作为一种文化标志、一种历史遗存,将它们一拆了之更不可取。

  专家指出,通过筛选,将有限的资金、精力集中到具有较高历史价值的古建筑上,有选择性地进行保护,是一条合理途径。

  从2003年开始,市房管局已修缮祠堂、厅堂84处,修缮面积25000多平方米,补助资金70余万元,带动民间资金700余万元。这些修缮好的古建筑在保留了原有风貌的同时,也成了农村文化、娱乐和公用事业的重要场所。巍山社区巍三小区建于民国时期的太史第经过简单修复后,如今已成了小区的老年活动中心。

  专家同时建议,对无力在原地进行完整修复的古建筑,可实施整体搬迁,集中开发利用,如横店明清民居博览城就将各地古建筑集纳到园区内,开辟成旅游热点。村民赵文伟告诉记者,2005年,建于清咸丰年间的崇德堂就被整体搬迁到了横店明清民居博览城。

义乌佛堂拥有众多民国时期的老建筑。为了更好地保护老建筑,佛堂成立了古镇开发保护指挥部,对古建筑进行整体规划、修复。在政府的有力引导下,义乌充裕的民间资金已成为新农村建设中古建筑保护的“生力军”。

佛堂还建立了专门的民居异地迁建保护区,从全国各地收集具有地方特色和文化价值的古建筑。保护区首期占地300亩,把从民间收集的古建筑搬到佛堂进行永久性保护,等形成一定规模后,再进行开发利用。

  徽派古建筑历史悠久。安徽铜陵提出,鼓励民间资本注入文化领域,具体到古建筑保护,就是鼓励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家认领一些古建筑,由他们支付日常维护管理费用,同时让他们拥有古建筑的使用权。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认领者可以修缮、使用古建筑,前提是不改变古建筑的原有结构。

来源: 东阳新闻网

推荐图文

  • 深圳建筑人才网19年春季建筑专场校招会[哈工大(深圳区)]成功举行/深圳建筑人才网1..
  • CNN赞深圳建了座未来的航站楼/CNN赞深圳建了..
  • 多地装配式建筑推进力度加码,激励政策如何精准落地备受关注/多地装配式建筑推..
  • 湖南长沙滨江CBD最高建筑封顶/湖南长沙滨江CB..
  • 《钢结构住宅主要构件尺寸指南》发布!/《钢结构住宅主要..
  • 厦门鹭江两岸夜景改造启动/厦门鹭江两岸夜景..